• 13460316789
资讯列表

球场上的中国与伊朗:由此上溯一千三百年

2020-04-28 06:40:13作者:优盛彩票-优盛彩票官网-优盛彩票app-优盛彩票下载

  3月30日凌晨,伊朗2:0战胜阿曼,国足晋级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的成就,终于在整整15年后再次达成。自助者,天助之。在澳大利亚和菲律宾之后,伊朗帮助我们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任务。

  其实,要仔细说说球场上的“中国队”与“伊朗队”的故事,甚至可以从今天开始上溯一千三百多年。

  众所周知,蹴鞠起源于中国,但最早的蹴鞠形式如何,是不是像电视剧《水浒》里高俅技惊四座,用脚耍一大套花活,并不是那么容易复原的。《汉书•艺文志》里记录了《蹴鞠》一书,可惜原书早已散佚。传世文献中,唐代的司马贞在《史记索隐》里提及,《蹴鞠》一书中有名为“域说篇”的一章,提到蹴鞠是用杖打的。张守节在《史记正义》里也认为,《蹴鞠》指的是唐代的打马球运动。按照这些记载,那么早在汉代,中国就有马球运动。学界对上述记载是否就是关于马球这一点见仁见智,上海外国语大学东方语学院院长程彤教授认为,唐代人的著作《封氏见闻录•打球》中的记载可以被认定为打马球。

  马球和伊朗又有什么关系呢?学术界有一种观点,认为马球是从波斯传入的。著名历史学家向达先生和罗香林先生都这样认为。向达先生在名著《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》中的《长安打毬小考》里论述了这一观点,伊朗学者中亦有持此观点的。另有一种观点认为,在唐代以前,中国和波斯就都流行过马球运动;在大唐帝国时期,由于中西交流的频繁和深入,两地的马球运动经过融合而趋于一致。(黄聪:《中国古代北方民族体育史考》)程彤教授认为,上述观点哪一种最接近事实,还须进一步商榷。

  程彤教授还仔细梳理并对比了波斯与古代中国在打马球时的规则。从《列王纪》中记载来看,波斯与土兰的打球规则是一样的:双方在挑选完球员时立即投入比赛。重大场合由国王开球。比赛分两队人马,每队8个人。在萨法维王朝初期,王家比赛每队五人。在萨法维王朝的中后期,规定马球穿过两个立柱之间就得一分,一般一方在一场比赛的得分在15分到20分之间。

  中国古代马球比赛的规则在宋金史料中记载得较为详细。首先,比赛分为两队,被称为“朋”。每队要穿上不同颜色的服装以示区别。马球开球若有皇帝参加,就要举行开球仪式。没有帝王在场时,则由都教练使将球抛在球场中央。《宋史•礼志》记载,比赛中由专门唱筹员“唱筹”,插上一面红旗算得一分,最后看哪方获得的红旗多。宋朝时先得三筹的一方算胜。

  中国古代马球比赛中,球门分双门和单门两种。球门是木制的,有一丈多高。有双门的比赛,每一方有两人守门。比赛时还有鼓乐伴奏。唐宋时期,皇帝驾临球场时,要先奏《凉州曲》。单个球门下置一块板,板上挖孔,孔后面加网。将球打入孔则胜。

  仅凭文字记录的规则,我们还无法具象地复原古代中国与波斯马球比赛时的场景。两国的文物资料能够帮到我们。程彤教授列举了不少相关文物:

  土耳其著名作家奥尔罕•帕慕克在《我的名字叫红》里,不吝笔墨地描绘了细密画的世界,在古代波斯的细密画里,就有不少作品反映了马球比赛的盛况。“马赫穆德王马球图”展现了萨法维王朝时期马球比赛的状况。从画上可以看出,在打球的同时有鼓乐伴奏。此外,马球球员身穿窄袖紧身的衣服。值得注意的是马尾没有系扎;球杆直杆一端与击球部分的三分之二相联接。另外,两端的球门酷似留存至今的伊斯法罕广场的球门。

  中国与马球相关的文物种类较多,有马球、球杆、球场碑石、绘画、泥塑等等。尤其是绘画含有大量的信息,为我们展示了当时马球比赛的场景和许多生动的细节。最著名的是唐章怀太子墓的壁画,描绘了王公贵族打球的场景。在壁画中,身穿马球服、手持偃月形的球杆、脚跨束尾的骏马的球员正在进行激烈的比赛。马球成为艺术装饰题材,反映了其在当时的流行程度。

  马球运动的开展是以大量优良的马匹为基础的。在古代,特别是冷兵器时代,马的用途是非常广泛的。马球运动的发端正是得益于此。

  左图为描绘唐玄宗李隆基打球的《明皇击球图》局部,表现了马球球门;右图为唐代大和(太和)辛亥年(831年)建“含光殿及毬场等”石碑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一般的娱乐和军队的训练,在古代中国与波斯,马球的特定比赛中都蕴含着一定的政治意义,是政治力量之间另一种形式的较量。在波斯英雄史诗《列王纪》中描述了波斯军队与土兰(突厥)军队在马球场上的角力,波斯一方为了不露锋芒,有时会故意让球给对手。同样,纵观唐朝,唐太宗与突厥颉利可汗的会盟时的马球比拼、唐玄宗与吐蕃的赛球都意味深长。权谋之术与韬光养晦,在体育这一看似超脱于政治之外的领域里同样适用。

  中国和伊朗都有着悠久的马球传统,如今也都是人民热爱体育运动的国家。随着文物考古工作的不断进展、新发现文物的不断出土,有关中国与伊朗马球史乃至体育史的研究必将取得重大成果。体育方面的交流史同样是文化交流史的一部分;“小球推动大球”,无论是过去、现在还是未来,体育的力量从来都是不可小觑的呢。

  (本文中关于马球的文字和图片均引自程彤教授《古代波斯与中国马球运动文献、文物之比较》一文,该文收录于《丝绸之路上的照世杯:“中国与伊朗: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流”国际研讨会论文集》,中西书局,2016年3月出版。)